* 您有我們的隌伴 早期療育介紹 通報轉介服務 個案管理服務 發展評估中心 資源連結 入學轉銜服務 *
* * * * * * * * * *

多數父母看到大寶出現不恰當行為時,會警告、說道理、不予理會或處罰;最常見的說法就是—「你已經是哥哥了,要懂事一點!」、「你這樣不乖,媽媽不喜歡你了!」這類說詞反而會強化大寶的不安,覺得失去了爸媽的愛。孩子愈感到不安,行為問題就愈嚴重,會更想要搶回爸媽的愛與關注,形成惡性循環。

你們只愛妹妹,

我才不想當哥哥!

─當唯一霸主遇上外來侵略者,

大寶對二寶的醋意該如何解呢?

雙寶狀況劇:愛吃醋

看著爸媽手忙腳亂地幫妹妹穿衣服,大寶也行為退化般地站在原地……

媽媽,我不會穿!

我的襪子不見了!

爸爸,我這樣穿,對嗎?

▲ ▲ ▲

爸媽常這樣說

「你已經是哥哥姐姐了,要懂事一點!」

「我需要照顧妹妹,你不能自己來嗎?」

試試這樣說

 「小寶貝,你現在也需要爸爸抱一抱是嗎?」

「沒有問題,我也很願意幫你,我馬上來。」

▲ ▲ ▲

孩子想說的是⋯⋯

「爸爸媽媽有了弟弟妹妹之後,好像沒有像以前一樣愛我了!」

孩子需要的是⋯⋯

「請讓我感受到,你對我的愛沒有改變,我仍是你心裡重視的那一個!」

給大寶一點放電時間

自從妹妹出生後,我跟太太為了照顧這位新成員,經常忙得人仰馬翻。兩歲多的兒子平常極少顯露對妹妹的吃醋情緒,直到某一日,他終於「爆發」了。

當時哥哥玩玩具遭遇了挫折,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哭。我心裡明白,這眼淚不只是為了遊戲時的受挫而流,還有好多對於妹妹搶走周遭大人目光的情緒!他很愛妹妹,但不喜歡被冷落,小小的他不知怎麼處理如此複雜的感覺,只好用大哭來表現。

那是很誇張的大哭,幾乎到了尖叫的程度,前後持續近二十分鐘,我只是安靜地坐在他身旁,輕聲說:「哭哭沒關係,想哭的時候我們可以哭哭。」

我偶爾拍拍他的背,或是摟摟他的肩,用很自在、很平靜、不退讓、不處罰、不警告的方式陪伴兒子;雖然我喜歡他的笑,但也真心喜歡他為自己哭一哭。

二十分鐘後,他用沙啞的聲音討水喝,並主動要求我跟媽媽的抱抱。沒多久,他又回到那個開懷大笑的可愛寶貝!

我稱這為大寶的「放電完畢」。

孩子都希望自己是父母的寶貝

心理學家阿德勒(Alfred Adler)曾說:「如果家中是個太陽系,每個孩子都努力為自己爭取一個像是太陽的位置。」幾乎所有孩子都渴望得到父母的關注,希望自己是家裡最被在乎的那一個。

獨生子(女)可以獨享家中成人所有的時間、關注、陪伴與協助,深刻感覺自己的重要性,也相信一切都會延續下去。但二寶的加入讓一切變得不一樣了,剛出生的弟弟妹妹瞬間占據所有大人的注意。當弟妹享受餵奶、換尿布、哄睡等等照顧的時候,他只能得到「等一下」的回應。大寶就像是被拉下王位的國王,還得目睹入侵者(弟妹)被放上王座,享盡原本只屬於自己的愛與關注。

因此,大寶的主觀感受是—「爸爸媽媽被搶走了,我失去原有地位了!」不僅會不安,也會對弟弟妹妹產生嫉妒,並且努力用他的小腦袋瓜想著到底要做點什麼,才能重新得到爸媽的關注?

阿德勒曾說:「孩子是很棒的觀察者,卻是很糟糕的解讀者!」他們可以清楚觀察到弟妹獲得父母很多照顧,卻沒有足夠的成熟度去理解父母這麼做的原因—那只是因為弟妹的年紀還小。

若大寶誤解自己得要像弟妹一樣什麼都不會,爸媽才會像以前一樣照顧自己,就會「行為退化」,例如討抱、哭鬧、要爸媽餵飯、尿床等等;或是認為得趕走弟妹,才能把爸媽搶回來,可能就會攻擊或不當地逗弄二寶。

愛,得從互動學習而來

多數父母看到大寶出現不恰當行為時,會警告、說道理、不予理會或處罰;最常見的說法就是—「你已經是哥哥了,要懂事一點!」、「你這樣不乖,媽媽不喜歡你了!」

這類說詞反而會強化大寶的不安,覺得失去了爸媽的愛。孩子愈感到不安,行為問題就愈嚴重,會更想要搶回爸媽的愛與關注,形成惡性循環。

如果父母瞭解,大寶的吃醋與行為退化不是因為討厭弟妹、也不是故意要找麻煩,而是想確認大人是否在意他,就比較不會被激怒,能溫和地回應大寶的需求。

讓我們再換個角度想,如果說「愛」這種情感,需要透過許多正向的相處經驗累積,才能夠逐漸培養起來,那麼大寶其實沒有理由要馬上愛自己的弟弟妹妹。因為這個跟著媽媽一起返家,愛哭又脆弱的嬰兒,根本就還沒跟大寶產生任何實質的關係。

無論父母如何費心在懷孕期間給大寶心理建設,大寶還是得需要實際的相處,才有可能產生愛弟妹的感覺,畢竟「愛」得從互動經驗而來,沒有辦法用指定跟要求的。也因此,父母想要用「你現在已經是哥哥姐姐了」這類的話,來要求大寶退讓與容忍,很少能獲得良好的效果。

建立跟每個孩子的親密暗號與獨處時光

要消除大寶對二寶的敵意,得讓大寶「感受到爸媽在乎自己」。只有當孩子能確保與爸媽的連結,愛與安全感都充足,才有機會激發大寶對弟妹的友愛與正面情感。但是爸媽需要分出大量時間照顧剛出生的二寶,能夠陪伴大寶時間大幅減少,要如何讓大寶擁有被全心關注的感覺呢?

首先父母可以嘗試跟大寶創造屬於兩人間的親密小暗號—也就是跟孩子約定好只要爸媽做了某個動作,就代表某個要傳遞給你的訊息,這是「我們彼此才懂的小祕密」。

在我們家,有些暗號是家人共通的,例如「捏你的手三下,就代表我愛你」、「拉拉爸爸的褲子」就是「爸爸你蹲下來,我有話要說。」、「用手互拍一下,再互撞一下拳頭」就是「加油」的意思。有些暗號則是個人專屬,例如「用力搓搓兒子的頭髮」就是我向哥哥表達愛與親密的暗號,所以無論我正在忙什麼事,晾衣服、餵奶、摺衣服、哄睡妹妹、打電腦……只要有機會,我就會伸手搓搓兒子的頭髮,讓哥哥知道爸爸真的很愛他。

隨著妹妹漸漸長大,我也跟女兒建立屬於父女倆的暗號,每當我要向妹妹表達愛與親密時,我就會「親吻她的右臉頰」。我期許自己盡可能在與兩兄妹相處的時候,都能維持一致公平的親密感;同時也試著用一點巧思與創意,希望讓他們兩人都能感覺到,自己在爸爸心中,有著難以取代的獨特地位。

要讓大寶感受到愛與關注,並且確認自己在父母心中的重要性,還有另外一個有用的方法—精心時刻。

「精心時刻」是指保留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給孩子,讓他有機會跟爸媽獨處。在這段時間,爸媽會放下手上所有事,關掉手機跟電視,專心地跟大寶個別約會,例如說故事、堆積木、洗澡、一起出門買東西等等。一起做什麼並不重要,重點是要透過這個安排,告訴孩子「你很重要,我很喜歡跟你在一起」。當大寶感受到自己在爸媽心中的重要性,就會減少用各種不當的行為,吸引爸媽的注意。

平時親子常充電,忙碌時刻不添亂

但有些時候,爸媽真的忙不過來,必須請大寶給點耐心。若大人總對孩子說:「我現在很忙!」大寶不僅會失望,還會鬧脾氣。

若你已跟孩子建立了「精心時刻」的固定習慣,忙不過來時只要跟大寶說:「很抱歉,我現在沒有辦法,可以等我們晚上約會時,再一起做這件事嗎?」僅僅如此,就會給孩子很不一樣的感覺。

我家妹妹剛出生時,哥哥只有兩歲半。雖然我花了很多心力照顧妹妹,但也很重視與哥哥的獨處。每一天會有兩個時段,是我們父子倆固定的「精心時刻」。

一個是早上十點半妹妹小睡的時候,我會用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陪哥哥唸繪本或是一起畫畫等等。另一個時間就是晚上的洗澡,此時媽媽通常已經下班回家,我會把妹妹交給媽媽,跟哥哥一起洗「精心時刻澡」!我們在浴室唱歌、玩水,這時候的爸爸專屬於他、只陪他一個人,哥哥可以重新確認自己的位置依舊穩固,就不再需要用吃醋或欺負妹妹的方式吸引我注意。因此,我也常把每晚跟兒子的共浴形容成「父子間的快速充電」。

父母也要和漸漸長大的二寶有個別獨處的機會。我跟妹妹曾有一段很特別的精心時刻,至今讓我印象深刻。

文章出處:親子天下

人氣52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
彰化縣兒童發展通報轉介中心
住址:522彰化縣田尾鄉北曾村福德巷343號3樓 (彰化縣身心障礙福利服務中心)
早療通報中心通報專線:04-8837588 傳真:04-8837551
聯絡我們 chchildjoyce@gmail.com